话说渭南 | 长头棉子:乡间的祝福

2019-03-15 10:19   编辑 曹超男 审核 徐磊

史耀增\文 史沛鸿\图

婚礼是人生仪礼中的重头戏,中国古人将婚礼划分为六步程序,称为“六礼”。今人生活节奏加快,将“六礼”中的几个程序合并为一。但无论是古代的“六礼”还是今人合并后的简约型仪礼,合阳民间流传下来的“长头棉子”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土布:农耕文明的结晶

合阳地处黄河中游中华民族的摇篮腹地,是古代有莘氏部落的聚居地;商代贤相伊尹耕于有莘之野,播撒下农耕文明的种子。合阳人崇尚“耕读传家”的理念,而“耕”的具体分工便是“男耕女织”。合阳属于从八百里秦川到陕北高原的过渡地带,土地肥沃,光照充足,气温和降雨条件均适宜于粮食和棉花的种植。有了棉花,便为织布纺棉提供了先决条件,加上心灵手巧、贤惠勤劳的农村妇女,纺车伴长夜,机声响四邻便成为昔日合阳农村一幅动人的图景。合阳土布闻名遐迩。

土布,又称老布、棉布、棉子、粗布。叫土布是与机器生产的洋布相对应;因其线子用传统的手摇纺车纺成,显得粗壮,织出的布也欠平整,故而称粗布;至于“老布”的名称,则是指其历史悠久了。因其原料是棉花,所以称其为“棉布”“棉子”;由此引申,“经(合阳方言念jie)布”叫“经棉子”,织布叫“织棉子”,“捶布”叫“捶棉子”等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正由于此,“纺花织布样样能成”“一夜能纺四两棉花”“一天能织丈二布”也便成为对农村妇女中那些能人巧手的赞语。

合阳所产的优质棉花在过去除农家自用外,还由“花店”收购打包,顺黄河运到潼关,再转陇海铁路火车运到武汉、上海,在市场上很有名气。1949年后,棉花生产进一步得到发展,先后涌现出李百安、张文平、张会榜等植棉能手。1987年,合阳种植棉花3.6万亩,平均亩产皮棉42公斤,创历史最高水平,被确立为陕西省棉花生产基地县。

土布:农家经济的重要补充

对于昔日合阳的绝大多数农家来说,棉花是主要的经济来源,而以棉花作原料加工而成的土布,则是许多农家重要的经济补充。每当夜幕降临,或碰上阴雨天,便是妇女们纺线织布的好时光,夏日的月光下,冬天的长夜里,都能听到纺车在嗡嗡叫,织机在啪啦响。妇女们织白布(亦称平布),也织条子布、格子布和大方格的单子布,除了自己使用之外,还拿到集上卖了换钱,以补贴家用。过去农村里还有以棉花换布的小贩,妇女们不用跑远路,用自己织的布换回棉花,再纺成线织成布,如此循环,从中赚几个苦工钱。在2018年合阳文体广电局编印的《合阳花花》中就有几首“花换布”的花花(合阳民间歌谣)反映了昔日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至于表现妇女纺线织布情景的“花花”则更多。


长头棉子:民间礼仪的承载物

土布,是农村妇女用聪明和智慧,用心血和汗水凝聚而成,与农家生活密不可分,人们赋予它更多的内涵,让它成为礼的承载物,在许多重要场合精彩亮相,比如为女儿结婚准备的手巾布,为小孙子满月准备的独机袱子和为儿子定亲准备的“长头棉子”,而在这中间,“长头棉子”的位置显得更为重要。

长头棉子是男女订婚之际,男方送给女方家的信物,又叫“长命布”“许亲布”“扎根布”。所谓“长头棉子”,如前所说,“棉子”是农村人对土布的俗称,棉与绵同音,自然有着瓜瓞绵绵的寓意。长,自然指富贵长久,爱情天长地久;头,则指女方接了这个布,一对有情人的幸福美满生活便开了头。之所以叫“长命布”,指长命富贵,儿孙满堂;叫“许亲布”则是说女方家长接了这件信物,便是对亲事的许诺;叫“扎根布”当然是说希望姑娘在男方家里扎根,成为家庭主妇,生儿育女,主持中馈,相夫教子,兴家立业。

当儿子过了13岁,父母便认为他长大成人了,接下来就该到了谈婚论嫁的时节,当娘的便开始为儿子准备“长头棉子”。不比织其他土布,织“长头棉子”时一机子只织这一条,讲究有头有尾,寄寓着夫妻相亲相爱,守护终生的美好希望。长度在三丈六尺到三丈八尺,布幅也要宽,经布时使用480齿甚或520齿的“拾”(合阳方言读shé)。从选择絮棉,到搓捻纺线,再到染色经布,直至织成,将尾部编织成各种图案,每一个环节都是十分认真,绝不马虎了事。早先的“许亲布”常常用来做“枕头护油”(相当于现在的枕巾),因此有人也叫它“枕头布”或“护油布”,经纬线均采用白蓝两色线,织成不同图案的格子布。现在的“长头棉子”后来多裁成四截拼缝成床单,所以无论是经线还是纬线都按事先的设计选择各种彩线,织成后色彩艳丽,铺在炕上则营造出一种生活红火热闹、花团锦簇的家庭气氛。

织“长头棉子”的人是未来的婆婆,出自娘心,完自娘手,随着悦耳的机声,把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对儿媳贤惠知理的期盼一起织进经纬之间。如果婆婆不会织布,便要请人代劳。即使请人,也要选那些父母双全、有儿有女、家庭幸福的“全福之人”(俗称“好命人”)

合阳民间把正式订婚叫“大吃馄饨”,相当于古代“六礼”中的“纳征”“纳采”,要请亲戚和邻居来喝喜酒的。开宴之前,媒人把男方交给他的礼物让女方家长一一过目,最重要的是要将“长头棉子”郑重其事地请亲家过目,所有的宾客一起见证这庄严神圣的时刻。“长头棉子”就这样以信使的身份在订婚仪式上风风光光地亮相,让天地间又多了一对美满夫妻。到结婚之日,女方又将“长头棉子”重新包装,扎上彩带,随嫁妆一起送回男方。新媳妇对“长头棉子”十分看重,不到家中的重要时节,是不肯轻易将其取出作为床单使用的。有的人甚至到了儿子结婚之时,才将其裁开拼成床单,铺在新人的炕上,又赋予它新的含义。遗憾的是农村里现在纺车布机难觅,经布的工具更少,会织布的母亲寥若晨星,订婚时送“长头棉子”这一富有地域特色的民俗渐次式微。令人欣喜的是,在合阳东南乡的西中雷村出了一位奇女子马艳琴,她以敏锐的目光捕捉到了这一信息,把村中的能人巧手组织起来,成立了一个合作社,专门织造各种“长头棉子”,既帮那些企盼金凤凰落在自家院里的母亲圆了为儿女祝福的梦,又传承了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同时也走出了一条靠产业脱贫致富的新路,实在是善举一桩,功莫大焉。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