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给自己的歌

2019-04-12 09:28   编辑 姚

程瑾

一阵春雨,报社院子里的樱花便落了一地,春天的诗意顺着星星点点的粉色花瓣顺势延展。站在樱花树下等人的间隙,收到赵敏的微信,是一张珞珈山的樱花图片,还附带说明:即使生命如尘,仍愿岁月如歌。花儿都开好的季节,人间一切值得!

记忆里突然充满热干面和牛肉粉的味道,和这个天不怕地不怕、古里古怪又特立独行的女孩子。

我遇见她,是在2010年的秋天,珞珈山的樱花已经落尽,但满山树木郁郁葱葱、生命力旺盛,一大片绿色安抚疲惫的眼睛,车来车往的学校,川流不息的人群,古香古色的老图书馆,弯弯曲曲的校园小径,令人忍不住满心欢喜,我们学校竟然整整占据了一整座珞珈山。我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校园卡,噗嗤笑了,头发凌乱,眼睛迷离,表情尴尬,竟然被定格在这么美的樱花板子上,格格不入。这样想着,就绕过那面平静湖水,走进旁边的小操场,一个个子矮矮但神采奕奕的女孩朝我打招呼,我已经忘了当时她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但记得她明亮地自我介绍:“我和倚天屠龙记里的那个赵敏是一样的字,性格也一样,敢爱敢恨。”

我们在同一个报名点报完名,拖着厚重的行李,穿过阳光斑驳的树林小道,来到了我们的校舍,与东湖一墙之隔的老旧宿舍楼,五层,我们住最顶层,宿舍门对着门,因为我们是同一个专业,同一个导师,因此总是结伴而行。但我们,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她,真的如赵敏,敢想敢说,敢爱敢恨。我,像契诃夫笔下装在套子里的人,小心翼翼,亦步亦趋,隐匿于人群之中。

她则穿着印花的旗袍或者套装,还有各种样式的蕾丝裙子,蹦蹦跳跳穿梭于教室、宿舍、操场之间,毫不羞涩展示自己流利的英语口语,把自家腌制的菜,制作的腊肉腊肠用红色塑料袋包着,一脸真诚地送去给老师,全然不顾这塑料袋的颜值拉低了腊肉整体的档次。又把自家种的板栗拿来宿舍煮好,分给同学们,自己一边提着塑料袋一边剥开板栗,边走边吃。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真诚又勇敢的同学。她竟可以淡定地夹起被粘鼠板粘住的死老鼠,扔进垃圾筐,而我们平时看起来无所不能的人看见老鼠的时候全部变怂,或者躲在楼道里,或者跳到凳子上,每一个宿舍都在叫,赵敏,赵敏,能不能帮帮忙?她都神态自若一一帮忙。

有时候觉得,她像个没经过训练,不合教育标准线生产的异端产品。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生哪有什么标准,努力就好,贵在坚持。”

论文选题时,她选的题目连老师都觉得难以搜集资料,涉及到多所外国大学的通识教育课程和体系评价,那段时间,赵敏几乎跑遍了学校的图书馆搜集资料,为了找到精准详实的课程体系,她基本查过了学校的所有网站,一遍一遍将英文翻译成中文,常常很晚才能入睡。而无论睡得多晚,早晨六点,宿舍外的阳台上,总是能听到她朗读英语、练习日语的声音。她告诉我,学习于她来说,从来不是负担,正是日日坚持取得的进步,让她觉得充实。

她在感情上的不走寻常路,更是令同学们诧异。尽管这个年代,网恋很平常,但或多或少人们总持一些怀疑态度。况且传统认知里,女生被动一些是应当的。可她却说,拜托,自己喜欢,就请不要太作。外人怎么看我并不重要,我看重的是与我生命休戚相关的人。那时候,她的男朋友在德国读博士。我们毕业一年之后,才能回国,况且并未定下工作地点,一切充满未知。很多人并不看好他们的感情之路,甚至关心她的老师都劝她放弃,可赵敏从来都是笑笑,依然坚持。

“你不怕等不到吗?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悬的事儿吗?”我问,她笑:“这有什么,我们说好的嘛。”毕业一年后,我在空间看到她的结婚照,想起那句,你的坚持终将美好。鸡汤是鸡汤,可有人真的让它变成现实。

前段时间,她在QQ告诉我,要去申请美国学校的博士,她说,不愿意每天朝九晚五,毫无挑战的生活。我不知该说她异想天开还是敬佩她有打翻生活规则的勇气。只不过,哥伦比亚大学,真的那么好申请吗?她倒说,那有什么?先去申请嘛,不行再说。

那个时候,她已经是妈妈,自己带着小孩。她的丈夫,身体不好常年患病,也需要她照顾。抽出时间,她还要回乡间去看看婆婆。即便这样,她还是每日早起,朗读英语、工作生活间隙,啃专业课本。

去年,她带着孩子来西安,脸上挂着爽朗笑容,还是穿着青色旗袍,高跟鞋,像入学的时候一样明朗。“有些事情,不是因为你害怕,它就不来,那倒不如试着大笑看看,也许可怕的东西就走了呢?多唱歌给自己。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赵敏。”

突然想起刚开学的时候,和她走在校园里的小道上,她穿着裙子高跟鞋,上坡下坡,后来实在撑不住,竟然脱了鞋,赤脚走在路上,嘴里哼着歌,全然不顾别人惊诧的眼神……

对哦,樱花都开好的季节,要多唱歌给自己。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