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开的油菜花

2020-07-10 09:39   编辑 姚二曼 审签徐磊

徐玉虎

清明节那天,冯丰和姐姐冯娟上坟回到家,发现母亲又不见了。

冯娟本来急着要回城,这下也回不成了。

弟媳玲香说,刚才自己炒菜时,母亲还在院子里。

一家人急着分头去找。

冯丰沿路朝前找着。路两边都是果园,他边走边喊,却不见母亲的影子,他更慌了。

三年前的一天早晨,父亲和母亲在枣园里锄草,那时,地中间的油菜花开得正盛。当北头的父亲和南头的母亲,锄着锄着快碰头时,父亲忽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母亲发疯似的喊着,地里有人看到后,忙叫来村医。村医掰开父亲的眼睛看看,又把着他的脉象,摇摇头说,人不行了。

父亲去世后,母亲很多天都睡不着觉,精神恍惚,变得寡言少语,最后竟然不说话了。

玲香说,可能是父亲突然去世,妈痛苦成这样了。

冯丰不相信这点,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看到这种情况,冯丰和姐姐多次领母亲去医院,医院诊断为抑郁症,开些药,让回来按时服用。

母亲的病持续了三年多,时好时坏。有天吃饭时,母亲忽然把碗“嘭”地搁到桌子上,瞪着眼看着冯丰说,看啥,我一辈子都没稀罕过你。然后又站起来,把两手一拍,瞪眼对儿媳说,你爹没死,快把你爹刨出来。

这个异常举动,吓坏了两口子,他们马上联系姐姐,又把母亲送到医院。出院后,治疗效果并不好,母亲还是动不动就大喊大叫,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而且,稍不留神,就独自出门跑到外面,让人担心。

为防止母亲乱跑,冯丰白天在地里干活,只好把母亲也领着。晚上,他把大门锁好,才能安心。出门办事,就让妻子照看着母亲。

冯丰一路寻找着。他想,母亲应该在自家的枣园里,因为近期枣园里的活繁,他和母亲来得最多的也是枣园。

这片枣树地,畛子很长,只有两行枣树,中间夹种着油菜。这里,也是父亲那年去世的地方。

此时,油菜花盛开着,黄灿灿的,枣园里弥漫着清香。

“妈!妈——”冯丰边走边喊着。手机响了,是姐打来的,姐说她和玲香没找到母亲。

冯丰心急如焚,他找遍枣园,依然未见母亲的人影。姐的电话又来了,提醒冯丰说,到爸的坟地找找。

冯丰不想去坟地。在他的记忆里,母亲心里根本就没有父亲,且嫌弃父亲,几十年如此。父亲在世时,二人在地里干活,从不在一起干。锄草时,一个在北头,另一个在南头。剪树也是一人一行,谁不打扰谁。不过,父亲永远没有母亲干活利落,也没有母亲干得快。

几十年了,父母之间很少交流,即使父亲对母亲说一句话,母亲也是冷眼以对,甚至不等父亲说完,扭头就走。冯丰心里明白,母亲嫌父亲性格窝囊,瞧不上父亲。

母亲不可能到父亲坟地里去的,他从来没见她去过父亲的坟地。他甚至怀疑母亲不知道父亲埋在哪里。再说,自己和姐姐刚给父亲上坟回来,没碰到母亲啊!除非母亲走了小路。

但他现在已无处可寻了,只有去父亲的坟地了。

远远的,冯丰就看到母亲坐在父亲的坟前。

他心里一动,悄悄走近母亲。

只见母亲把手里拿着的油菜花轻轻地摘下来,撒在父亲的坟前。嘴里念叨着,你说你,窝囊了一辈子,我骂了你一辈子,你咋就不骂我一句,不打我一顿呢?你是不是嫌我对你不好,就把我扔下走了……

坟头上,摆着一把盛开的油菜花。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