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骨

2020-07-10 09:41   编辑 姚二曼 审签徐磊

薛培政

五十年前,林大奎被录用为国家干部那天,当牛把式的爹送他到村口,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娃啊,咱家祖祖辈辈种地,没出过吃公粮的官,你可得把持好,凭良心做人做事,啥时候都不能让人戳脊梁骨呐!”他郑重地点点头,接过铺盖卷,大步朝前走去。

林大奎勤奋好学,不惜力气,从公社农林办干起,十几年过去,便升到公社书记。无论岗位咋变,他那模样好认,衣裤上泥点子没断过,脸也晒得黝黑。有社员小声议论:“这哪像国家干部,倒像咱黑脸队长。”

在乡下,林大奎这官不算小,可他却没当回事,有空就爱往下跑。春耕播种,他下到田里犁耙耧,使唤牲口,轻车熟路;“三夏”大忙,他弯腰弓背,挥镰如飞;冬闲时节,他带领社员开荒造田、拦河筑坝、修渠引水,让辖区荒山秃岭披上绿装,荒坡土沟长满庄稼,乡亲们都吃上了白面馍。

二十多年后,儿子林刚也被上级任命为镇党委书记。上任前,林大奎想送一程,把多年工作经验说道说道,哪知儿子对他的教诲和嘱托敷衍一番,就起身赴任了。望着儿子西装革履远去的背影,林大奎不由得在心里骂道:瞧那德行,还以为上门相亲咧?

林大奎退休后,在家闲不住,常到乡下走访老友,都是工作时结下的穷亲戚。有一阵子,村民对乡村干部牢骚多,他听着心里挺不是滋味。那天下班前,他走进镇政府院子,楼上楼下转一圈,静悄悄少见人儿。正好老门卫从外边回来,他直奔主题,对方说:“乡镇干部家都不在本地,上下班就像走读。”林大奎听了觉得别扭了。

碰巧儿子来看他,他说起这事,林刚一脸淡定。望着儿子那满不在乎的样子,林大奎忍不住大怒:“群众办事都找不到人,能说你好?!”老伴就在一旁数落他:“都退休的人了,还管不住那张嘴!”

他心里不忿,胸脯拍得怦怦响:“领着国家发的工资,不扑下身子做事,对得起良心吗?咱不能让老百姓戳脊梁骨呐!”往后,每见儿子一回就批一回,爷俩就成了反贴的门神。

最近这些年,爷俩相处大变样了,好得就像一个人。当副县长的儿子不再躲老头子,还常打电话取经;老头子也甘愿当“参谋”,乐为儿子支招献策。

林大奎再下乡访老友,气顺了的村民话也甜了:“老书记,驻村干部帮咱百姓办实事哩!”

在鸡窝岭村,村民向他反映,驻村第一书记刘伟初入村时细皮嫩肉,如今与村民没两样,还开通网上销售渠道,引导群众发展特色经济,乡亲们种的瓜果再不愁卖,家家户户富起来。夹皮沟村老乡告诉他,水井打好了,道路硬化通车了,文化家园建成了,就连村里的狗,见了包村干部,也直摇尾巴。回到家,听来看望他的儿媳说,儿子两个多月没回家,在最偏远的阴山窝村抓脱贫攻坚。

听着群众的夸奖,回想所见所闻,林大奎那布满皱纹的脸笑成朵花儿:“老理说得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这一遛不就知道干部作风,是好是差了吗?”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