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那片柿子林

2020-11-20 09:03   编辑 周佳 审签 徐磊

周建成

八十年代初,华州西南塬区遇仙河畔,柿树成林,红柿满枝,田间村巷,嫣红一片。记忆中的那红红的柿子就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总在不经意间闯入我思乡的梦中。

小时候,每到柿子成熟时节,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结伴而行上塬吃“旦柿”,有鸡心黄柿子、镜面柿、罗田甜柿、尖柿等。我最喜欢吃的就是遇仙河东岸瓦郭塬上的尖柿,皮薄又甜。我们一层一层田地,一棵一棵树找。塬上的村民很憨厚,吃可以,但不能折枝,不能带走。乡亲们摘柿子很有讲究,在竹竿的最高处挷个铁丝钩,下面套个套网袋,手握着竹竿轻轻一转,柿子就会安全地落到网子里。如果竹竿钩不到,就只能爬树,我爬树的本领就是在那时候学的。会爬树的,在树上直接吃,不会的,在下面说好话,央求着要的吃。有时上面扔一个下来,下面的伙伴一接,满手落个柿子汁,经常落个“花花脸”。小伙伴们欢乐的笑声荡漾在山坡上,遇仙河似乎也笑了,柿子也更红了。有一次我想给父母带几个,悄悄地藏在衣服兜里,回到家衣服和裤子上全是柿子汁,委屈得我直流眼泪,父母却满脸慈祥赞许的笑容,赶紧帮我擦脸洗衣。

那时候,家乡人有捂柿子的传统吃法,就是把青柿子放在麦囤里闷上一个星期,拿出来便可食用。还有将摘下来的红红的硬柿子倒进温水锅里,边加温边搅动,水温升至不烫手,半夜再加温一次,次日中午柿子即脱涩熟透。捞出来,掰成两半,咬上一口,脆甜醇香、沁人心脾!尤其是下地干活带上几个,歇晌时咥一口冷馍,就一口脆甜柿子,那才叫一个“爽”。

公社时代华县城、赤水镇都有醋坊,收获时节,醋坊就来人收购,用柿子酿醋,我的爷爷和父亲的起家就在赤水醋坊。

重阳节那天,我又去赤水遇仙河畔,却看不到童年的“柿果嫣红”。然而走进遇仙河上游的大明及高塘塬区,田间地头满眼望见棵棵挂满果实的柿子树。村民们也自发成立了柿子专业合作社,柿子加工产业在这里依然兴旺。

时间如白驹过隙。遇仙河畔的柿子林犹如一幅壮丽的田园图,永远珍藏在我的记忆中。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