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片菜地倾情相遇

2020-11-20 09:05   编辑 周佳 审签 徐磊

李亚晓

久居城市,穿梭在钢筋混凝土的高楼间,厌烦了车水马龙的嘈杂,渴望能有一个世外桃源,过一次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给心灵放一个长假。

正在考虑如何实现这个愿望的时候,好友打来电话,约我出去转转。于是开上车顺着渭桥路向东塬驶去。一路上边走边聊,看到路边那淡黄色野花在秋风中轻轻摇曳,我的心也跟着一动,它们虽然无人问津,却随意地生长,安安静静地开放属于自己的美丽。

停车漫步,经过一片将近一人高的蒿草地,我惊喜地发现了一片菜地。密密麻麻种满了各种蔬菜,整整齐齐,错落有致。深深地吸口气,一种熟悉的腥甜的泥土气息混合着蔬菜的清香扑入鼻息,不由得让人沉醉。

竹竿围的篱笆整整齐齐,上面爬满了葫芦的枝蔓,几个葫芦翠绿中透着光泽;圣女果打着嘟噜,像一个个惹眼的红灯笼;豆秧你追我赶,拼命地往上爬,垂下来的细细密密的豆角像女孩子精心编的麻花辫,俏皮可爱;南瓜很大,黄澄澄,很耀眼,有风吹过,小脑袋晃呀晃;小白菜、生菜、萝卜等最是郁郁葱葱,挨挨挤挤,穿着各种款式、各种花边的绿裙,手拉着手在阳光下悠闲地跳舞;秋茄子泛着紫色的光泽,懒洋洋的样子憨态可掬;辣椒生长在角落里,红红的小脸写满清纯……

看着他们,不禁想起小时候在老家生活的情形。

那时父母在外工作,我留在爷爷身边,跟爷爷一起生活。一放学,我从大门底下宽宽的缝隙里钻进去,扔下书包,喝碗凉水,在蒸笼里找块馍馍,再从大门下的缝隙爬出来,一路边啃馍馍边往地里去找爷爷。走到地里,看见爷爷在地里管理他的那片菜园子。菜园子菜品很单一,不是萝卜就是韭菜,不是茄子就是红薯,不是洋芋就是黄瓜或者西红柿。单纯的几种菜,在农人的眼里就是一些顶好的东西。等这些东西成熟的时候,留够家里吃的,爷爷就把剩余的拿到街上换钱,补贴家用。

有年冬天的一大早,我跟着爷爷去镇上卖红薯,爷爷担心我走不动,便把我也放在车上。天气很冷,我忍不住地哆嗦,爷爷边走边给我讲故事。看着灰蒙蒙的天,忍着呼呼的西北风,我想,等我长大,一定带爷爷去城里,不让他再那么辛苦。

在早市上几番讨价还价之后,红薯卖完了,爷爷拿出一块钱,要上一碗醪糟煮甑糕,看着我吃下去,再把我放上车子,拉回家。现在想想,那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每次回老家,我都要去曾经的那块地里看看,想找回它最初的样子,可是一切却都不复存在了。菜园子,一度成为我心中最深远的回忆。

自从那一次与这片菜地倾情相遇后,我时常会独自一人来走走这条小路,深情地望一会这片菜地。在我流连的目光里,淡淡的乡愁在暗暗滋生。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