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澄城

2020-11-20 15:25   编辑 周佳 审签 徐磊

曹琳娟

我的老家在善化,小时侯,冯原镇就是我眼中的大上海和我心目中的十里洋场。尤其是冯原每年的农历十月古会,那更是热闹非凡、颇为壮观。周边洛川、黄龙、白水、澄城的人们汇聚于此,公路上的自行车、拖拉机、大卡车川流不息、车水马龙;街道上的人流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拥挤不堪;街面上各类小吃五花八门,各类百货琳琅满目;耍杂技、马戏场等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尤其是晚上唱戏的大剧院,那更是里三层、外三层,人山人海,就连戏台两侧和对面的窑洞顶上也坐满了看戏的人。那时候,冯原街上能有自己亲近的亲戚,能让人在跟会时、晚上看戏后有个休息和落脚的地方,是周围十里八乡的人们极为荣耀的事。幸运的是,我的老外婆(母亲的外婆)家就在冯原街上,于是我们姐弟就经常跟着母亲和外婆过会时住在老外婆家。勤劳善良、能干好客的老外婆总是踮着小脚不厌其烦地每天做好几顿饭,忙忙碌碌招待着和自己沾亲带故的各方亲戚。到了晚上,老外婆的炕上、箱柜盖上,甚至地上的长凳子上也睡满了人。那时,年幼的自己总是忍不住幻想:要是自己的家在冯原街上该多好啊!

八十年代中期,我上初中的一个暑假,因为外婆要去县城照看年幼的表妹,我便跟着外婆在舅舅工作的县政府大院住了一个礼拜。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县城,对县城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神往。白天,我像《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第一次来到原西县城一样,在县城的各个街道转悠。小儿连环画书摊是我最迷恋的地方,期间去电影院看了一次电影,我学着别人把竖着的凳子搬平坐下,电影结束后自己站起来,那凳子“咚”的一声自动闭合吓了我一大跳。记得舅舅有次给我们从灶上领回几碗炸酱面,我觉得那真是人间美味,好吃极了。至现在过去了好多年,那炸酱的酱香好像还留在我的唇齿间,让我回味无穷。无所事事时我喜欢趴在舅舅所住的二楼栏杆上,看政府大院里拿着文件夹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那时,年少的自己无限憧憬地幻想:要是自己长大后能在这里工作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九十年代初,在西安上大学时曾遇到过两次骗子,使我笃定的认为大城市藏污纳垢、鱼龙混杂。就连一些大的犯罪分子都讲究“大隐于朝,中隐于市,小隐于野。”毕业时,当同学们纷纷托关系、找熟人千方百计想留在省城,我则忙不迭失、逃也似的从西安回到县城。

女儿曾经问过我这样的话题:“妈妈,为什么大城市坑蒙拐骗小偷多,而我们县城少?”我回答道:“县城走不出十步你就能碰到同学、邻居、表哥表弟、姑舅叔婶等好多熟人,坏人到县城只有死路一条。”我曾经亲眼目睹两个小偷撕扯一个女的金项链,让主人和几个熟人打的满脸是血扭到八路的城关派出所。

走在县城的街道上,我心里踏实理直气壮。买东西哪的便宜哪的贵,吃饭时哪家饭店的哪道菜,去某个地方哪条路既近又便捷,熟悉的如同自己故乡的院子,遇上个生人聊不过三句不是乡党便是拐弯的亲戚或是我们有着共同熟悉的人,那种主人翁的自豪感和幸福感想必是远离故乡漂泊在外的人们所缺失的吧?

近年来,随着国家加大城镇化建设的步伐,在前期打造的四条(万古长青四条街)南北走向的大街的基础上,目前向东延伸打造晖福街和光华街两条大街。公园、高楼、高速、高铁等等建设都在加快步伐,都在快速实现着澄城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诗人艾青有一句名言:“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满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虽然,我们澄城也许还有一些令人不尽满意的方面,但我一心一意爱着我出生于此、成长于此、工作于此、生活于此的地方,此生不渝,痴心不改……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