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丨朝碧海而暮苍梧

2021-09-17 09:53   编辑 周佳 审签 徐磊

师铤

近日,央视大型文化节目《典籍里的中国》播出了《徐霞客游记》,精彩演绎了有“游圣”之称的明代地理学家、旅行家、文学家徐霞客的传奇人生。一时之间,这位三百年前“不务正业”的奇男子,以一种意外的走红方式,成为一时热搜。

徐霞客,名弘祖,字振之,霞客是他的别号。据《霞客徐先生墓志铭》记载,“霞客”这个别号,是当时的名士陈继儒给他取的。陈继儒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画家,最著名的作品就是被奉为“处世三大奇书”之一的《小窗幽记》。关于“霞客”这个别号的来历,有一种说法是,陈继儒见徐霞客眉宇间有烟霞气,出游又经常是朝霞出而晚霞归,所以称他为“霞客”。其实,“霞客”之称,应该还是跟徐霞客经常游历名山大川的行为有关。古人常称山林之中的隐士或仙人为“烟霞客”“餐霞客”。

徐霞客是今天江苏江阴市人。梧塍徐氏是当地的大家族,据说“五世以来,文豪于国,诗震于时”,原本也是诗书世家。但到了徐霞客高祖徐经那一辈,意外发生了。明弘治十二年(1499),徐经和唐伯虎一起进京参加会试,结果陷入科场舞弊案之中,被终身禁止参加科举考试和入仕做官。两个原本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稀里糊涂地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自此以后,唐伯虎游戏人间,成为一代风流才子,而徐经余生未能走出科场大案的阴影。他改名“大纵”,给自己的文集命名为《贲感集》,终生郁郁寡欢,四处奔走,自证清白,年仅35岁就客死翻案途中。因此,原本的诗书世家不再热衷于参加科举考试。到了徐霞客的父亲徐有勉这一代,依旧终生未入仕。

徐霞客能在那个以科举入仕为主流的年代,一生“不务正业”游山玩水,正是这样的家风使然。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徐霞客生活的年代是明朝末年,虽然时局混乱,但是江南地区的经济发展极好,徐家能在连续两代无人科举入仕后,仍能维持富足的生活水平,有能力支持没有正经工作和收入的徐霞客,与徐母的经商能力和开明态度不无关系。

徐母王孺人创立了自己的织布品牌。“徐家布”不仅畅销本乡,而且远销苏州等地,博得了“素丝见名门”之誉。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不屑于功名之教,不拘于圣人之言”,认为男儿就应该志在四方,在她的支持下,1609年,徐霞客上路出发了。临行前,徐母亲手为儿子缝制了“远游冠”,并告诉他:“第游名胜,归袖图一一示我。”——你可要遍览名山大川啊,回来给我讲旅途见闻!在她年事渐高后,徐霞客为了奉养母亲,不打算外出。她对此不以为然,说:“向固与若言,吾尚善饭。今以身先之。”——我虽然老了,但能吃能睡,你用不着惦记我。不信,我还可以出外游历一番呢!为了让儿子彻底放心,八十高龄的她特地叫儿子陪自己去了周边的宜兴,且一路都走在儿子前面。可以说,没有她的开明与支持,就没有那个以行走为业的徐霞客。

徐母去世之前,徐霞客的行程还相对较短。母亲再开明,“父母在不远游”的教诲,也常存心中。在《徐霞客游记》中,这个阶段的作品,大概只有四分之一。母亲去世后,徐霞客放开手脚,开始了真正的万里征程。经常一离家就是数年,这阶段,也正是他人生篇章的“传奇”所在。

中国人讲究“穷家富路”,徐霞客的旅途却相当简朴,对于饮食和住宿都没有太高的要求。“弘祖出游不饮酒,不食肉”“因避雨岩间,剖橘柚为午餐”“虽拥青茅而卧,犹幸得其所矣”“虽食无盐,卧无草,甚乐也”……不喝酒不吃肉,一个橘子就是一顿饭,风餐露宿,也不改其乐。这样的艰苦行程,同行之人经常因为受不了苦而退缩——在《徐霞客游记》中曾不止一次记载仆人逃跑。而且想当时还是明末乱世,徐霞客去的,还经常是些人迹罕至的荒蛮之地。他遇过强盗,还险些丧生虎口、被巨蟒咬伤、差点被湍急的水流溺毙、在结冰的陡崖上坠落、被山洞中浑浊的空气窒息……正可谓“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对徐霞客来说,他从来不是在游山玩水,而是科考。

节目中,徐霞客吟诵太白名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遇到了穿越而来的李白。说起来,老李也算是爱游山玩水之人,但徐霞客和老李不同,他更像一位科学家。

他游山,不只是为吟风弄月,而是攀高测算。以节目中出现的黄山为例,当年还是人迹罕至之所,徐霞客却曾两次来到这里,如今黄山著名的景点“光明顶”“僧坐石”都是由他第一个发现并记录的。关于黄山第一高峰一直有争议。天都峰四面临空,卓立天表,诸多山志都以天都最高。但徐霞客却用目力测算、结合脚力验证得出莲花峰才是黄山第一高峰,与现代科技监测手段得出的结果一致。

他游水,不只顾着对酒当歌,而是追根溯源。他曾经纠正过许多史书上记载的河道错误,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对长江源头的考察。《尚书·禹贡》里记载着“岷山导江”的说法,后人将其误解为长江的源头是岷江。但徐霞客“北历三秦,南极五岭,西出石门金沙”,终于在1638年勘察出金沙江才是长江的源头。他在《溯江纪源》中这样写道:“不探江源,不知其大于河;不与河相提而论,不知其源之远。”

节目中反复吟诵了徐霞客的一句名言:“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表达了云游天下的雄心壮志。这里的“苍梧”指湖南宁远的苍梧山,也叫九嶷(yí)山,相传舜帝南巡时就死在苍梧之野,然后葬于此地。

徐霞客这样说了,也如此践行。

他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大明十三省,全部走遍;三山五岳、长江大河,全部游历。

他放弃科举入仕,放弃祖传家业,一心只为游遍大江南北。这一生的跋山涉水,既不是国家受命,亦非经济利益驱使,他曾写道:“长恨上无以穷天文之杳渺,下无以研性命之深微,中无以砥世俗之纷沓,惟此高深之间,可以目摭而足析。”

一生的艰难行程,让他晚年时“双足俱废”,最后一次出游被迫放弃,云南地方官用车船送徐霞客回到江阴老家。江阴的官员来探望时问道:何苦来哉。徐霞客回答道:“张骞凿空,未睹昆仑;唐玄奘、元耶律楚材衔人主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筇双屦,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而为四,死不恨矣。”

每一次“科考”,徐霞客都在第一时间记录下所见所得所感。可惜,他还没来得及把这些日记整理成书,就一病不起了,于是就出现了节目中他将手稿托付给好友季梦良那一幕。

徐霞客去世后,季梦良不负重托,在王忠纫校定稿的基础上,又遍搜遗稿,分地域加以编集,于崇祯十五年(1642)编成《徐霞客游记》。到顺治二年(1645),江阴屡遭兵火,又发生“奴变”,《徐霞客游记》原稿被“抢散”,部分书稿被焚。后来季梦良又再次整理,《徐霞客游记》遂逐渐以抄本的形式在社会上流传开来。到乾隆四十一年(1776),徐霞客的族孙徐镇汇集各种抄本,参考互订,刊印成书。后世诸本,多出于此。上世纪中期,人们在国家图书馆(原北京图书馆)发现了一部此前少见流传的《徐霞客西游记》抄本,经专家鉴定,认为是季梦良整理本的重抄本。这个抄本虽然也有残缺,但不像此前流传的抄本屡经文人润色删改,基本保留了徐霞客后期游记的原貌,具有重要的版本价值。今天常见的《徐霞客游记》,基本都是在乾隆刻本和《徐霞客西游记》抄本的基础上综合整理而成的,总计有六十多万字。

曾任宰辅的文震孟说:“霞客生平无他事,无他嗜,日遑遑游行天下名山。自五岳之外,若匡庐、罗浮、峨眉、嵾岭,足迹殆遍。真古今第一奇人也。”

当时的文坛领袖钱谦益说,“此世间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不惟霞客精神不磨,天地间亦不可无此书也。”

清人潘耒评价他,说“以性灵游,以躯命游,亘古以来一人而已。”

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总目》说“其书为山经之别乘,舆记之外篇,可补充地理之学。”

徐霞客终其一生,游遍四海,不为功名,不为利禄,只为了像前辈郦道元一样,以双脚丈量山河,用纸笔记录水陆,他做到了。

2011年3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自2011年起,每年5月19日为“中国旅游日”。因为1613年5月19日,徐霞客写下了游历天下的第一篇游记。“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

节目最后,主持人带着徐霞客穿越时空,感受到高铁时代真正的“朝碧海而暮苍梧”,这,便是盛世安康之下真正的“俱有喜态”。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新
来说两句吧...